天道,是指天的运动变化规律。“道”是中国乃至东方古代哲学的重要哲学范畴,表示终极真理、本原、本体、规律、原理、境界等等。道不是概念,名才是概念。天道,指运作永恒一切的道。道生万物,道于万事万物中,又以百态存于自然。道有非恒道,恒道,可想象,不可想象,可感知,不可感知,有属性,无属性等等·….之分。道,这个字包含无数法则,而不是一个组织,一个家族,所为悟道就是超脱,不停的升华,寻找生命的本源,成就永恒。犹天理,天意等。语出《易·谦》:“谦亨,天道下济而光明。”《书·汤诰》:“天道福善祸淫,降灾於 夏 。” 晋 陶潜 《怨诗楚调示庞主簿邓治中》:“天道幽且远,鬼神茫昧然。” 《庄子·庚桑楚》:“夫春气发而百草生,正得秋而万寳成。夫春与秋,岂无得而然哉?天道已行矣。”
引证详解
犹天理,天意。
《易·谦》:“谦亨,天道下济而光明。”
《书·汤诰》:“天道福善祸淫,降灾於 夏 。”
晋 陶潜 《怨诗楚调示庞主簿邓治中》:“天道幽且远,鬼神茫昧然。”
元 纪君祥 《赵氏孤儿》第三折:“直恁般歹做作,只除是没天道。”
陈毅 《哭叶军长希夷同志》诗:“我不信天道,故不言天道之不公。”
指自然界变化规律。
《庄子·庚桑楚》:“夫春气发而百草生,正得秋而万寳成。夫春与秋,岂无得而然哉?天道已行矣。”郭象 注:“皆得自然之道,故不为也。”
汉 桓宽 《盐铁论·水旱》:“六岁一饥,十二岁一荒,天道然,殆非独有司之罪也。”
唐 孟郊 《感怀》诗之六:“四时更变化,天道有亏盈。”
明 田艺蘅 《留青日札·大明大统历解》:“盖天道无端,惟数可以推其机;天道至妙,因数可以明其理。”
指显示征兆的天象。
《国语·周语下》:“吾非瞽史,焉知天道?”
气候,天气。
元 关汉卿 《窦娥冤》第三折:“这等三伏天道,你便有冲天的怨气,也召不得一片雪来。”
《水浒传》第三二回:“冬月天道,溪水正涸,虽是只有一二尺深浅的水,却寒冷的当不得。”
清 蒲松龄 《聊斋志异·陆判》:“判曰:‘天道温和,可以冷饮。’”
梁斌 《红旗谱》十六:“天道热,不想吃个瓜?”
时光,时候。
元 无名氏 《杀狗劝夫》第三折:“这早晚天道,也不是你来的时候。”
元 郑廷玉 《金凤钗》第三折:“天道晚了,喒歇息了罢。”
梁斌 《红旗谱》十:“看天道不早,她要回家去。”
局势,形势。
柳青 《铜墙铁壁》第八章:“因为藏反的都是些老人、娃娃和婆姨女子们,要是天道一变,人们往哪里跑是好?”
中华古老的天道,是中国上下五千年文化核心名词。在中国古代儒学中天道常与人道相关联,是中国哲学的重要范畴。
中国古代哲学家大都认为天道与人道一致,以天道为本。
一些哲学家主张,天道是客观的自然规律,天人互不干预。如荀子主张“ 明于天人之分”,“天行有常,不为尧存,不为桀亡”,人应“制天命而用之”。
另一些哲学家则认为天有意志,天道和人事是相互感应的,天象的变化是由人的善恶引起的,也是人间祸福的预兆。如董仲舒的“天人感应”。
还有一些哲学家认为天道具有某种道德属性,是人类道德的范本,天道是人类效法的对象。
世界,必有其规则,是为天道。
天道有常,不为尧存,不为桀亡,一人之身心,唯有感悟一途,此乃天道也。
所谓天道,即使万物的规则,万物的道理,一切事物,全都是有一定规则的,而其外在的表现形式,能量守恒定律。
因为自身的原因,我们只有用自然的方式,来感悟天道,通过模仿一些接近天道的东西,来实现感悟天道的目的。而对天道充分的理解后,便可以永存于世。
同样的,感悟天道还有很多好处,比如可以预知到一些事情的发展轨迹,因为所有的事物究其根本必有同一道理,这就是所谓的殊途同归。通一道,而齐万道,此道即天道也。
具体感悟天道地方法有很多,比如,用自己的方式理解这个世界的构成,模仿一些自然浑然天成的轨迹(这种方法在某些玄幻小说里也提到过),其实风的轨迹就很好,站在一片广袤的草原上,静静的感受风的流动,找到轨迹。
世界之天道大抵如此,望大家多多感悟吧。(为谈也,尔识之而吾悦)
天道者,感悟万物的规律所形成的大意,可信,不可全信。如是凭借天道所看到的眼界来观察世界,那么会输的很惨。以人类的眼光来看,世间万物能掌握的事物太少了,所天道者,多看不言,言者即为堕落,对于世间情感纠集者,是不能察觉的,天道看到与否都跟这个世界没有关系,每个人看到的都是不一样的世界,世界本无颜色,有了感情,有了颜色。若是说起最早对于天道理解的书籍还是老子的道德经。天道确实存在,若你不是一个求知欲很强的人最好是别去追求,其过程多有不同,言尽于此
道是宇宙的本原,万物的始基。它是永恒、绝对的形而上存在;既超越主客观的差别,又超越时间、空间、运动和因果等经验范畴;是不可见、不可闻、不可说、不可思议的一种绝对实在。道本身是不可描述的、没有任何属性的抽象实体,但是,人们在说她时给它附上了各种属性,如全智、全能等等。由此,便产生两种道:一个是无属性、无差别、无制限的道,称为不可说“道”这种道只可直观体显与体悟;一个是有属性、有差别、有制限的道,称为可说的“道”。恒道是绝对的实在,是万物的本原和规律;而非恒道则是经过人主观化了的恒道,是一种现象或经验的东西。
“道”即是道体,是一形而上意义的实体,道体并不是孤悬独存,与世间截然分离的,”道“是超越时空等一切的无限本体,它生于天地万物之,而又无所不包,无所不在,表现在一切事物之中。道体本身所涵蕴的性质,正是世人进行自我修养的依据。道家诸子特别强调“体道”,指的却是一种实践修养的功夫,要求践履者对道体有一切身的体悟,并就此体悟加以贯彻力行,务求通过践履的功夫令践履者把握道体的特质,且将这特质透显出来。这也是《史记·论六家要旨》中说道家易行难知、事少而多功的原因。


天渊应龙圣神大帝-道锋潜鳞

天渊应龙圣神大帝-道锋潜鳞

以凡人之躯,承载天之道义

0 条评论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